錄音室揭秘:Gated Reverb 與 80 年代音樂的形成

汽車、髮型、眼鏡、墊肩...在八零年代,一切都顯得更加浮誇。不難想像,當時的樂手們也想追求更震撼的聲響。當時,鼓聲無疑就是全場焦點,在這之前,大型搖滾演唱會正開始崛起,錄音技術日新月異。樂手們因而不斷尋求更多突破點,透過震撼音效吸引更多聽眾。七零年代的工程師在錄製鼓聲時,必須在鼓組周圍佈滿麥克風,才能擷取到自然的音效。在錄音室的一次美麗意外,讓事情隨即出現轉變。

在 1979 年,Peter Gabriel 正在創作他的第三張同名個人專輯,這張專輯別名為「Melt」。他邀請前 Genesis 樂隊夥伴菲爾·柯林斯 (Phil Collins) 在幾首歌中擔任鼓手。在錄製開場曲「Intruder」時,發生了一段小插曲:Gabriel 要求柯林斯打鼓時不能用銅鈸,而在他演奏著簡單節拍時,錄音繼續進行。錄音工程師 Hugh Padgham 當時持續透過混音台隨附的對講麥克風,與錄音室的樂手們交談。對講麥克風的聲音經過高度壓縮,基本上會柔化巨大的聲音,強化柔弱的聲音,並且透過閘門處理(開始之後,人工立即切斷錄音);如此一來,便能擷取樂手的聲音,並移除空間中樂手們發出的其他聲音。當時 Padgham 不慎忘了關閉對講麥克風,導致在圍繞著鼓組的麥克風進行收音時,將 Phil 演奏的聲音賦予了厚重的殘響。結果呈現一種渾厚有力的聲音並迅速消散,隨後被收錄在曲目中。鼓組麥克風的閘門處理,是用來防止收錄鼓組其他組件的聲音。對講麥克風額外擷取到殘響空間的自然室內噪音,不過,由於它和鼓組麥克風都經過閘門處理,一種從未被錄製過的全新音效因此誕生。

喜愛七零年代搖滾樂的樂迷可能會發現,相似的聲音其實在早期的錄音作品中也曾出現過,例如 Brian Eno 和 Tony Visconti 在 David Bowie 的專輯「Low」中錄製的獨特鼓聲,特別是小鼓的部分。不過,這種聲音的產生方式不太自然,因為鼓的聲音是透過 H910 Harmonizer 錄製的。H910 是一種錄音設備,能夠在不改變聽覺時間長度的情況下改變音符的音高。H910 還有一個反饋回路,可以將已變調的音符送回去再次進行變調。它的效果類似於 Gated Reverb,但和重型閘門相比,音符由於頻率迅速變換成人耳聽不到的音域,導致結果聽起來像是被截斷了。

不論這種聲音的正式起源為何,都必須提到 Gated Reverb 最有名的範例:當柯林斯在他的首張獨奏單曲「In the Air Tonight」中再次使用這個音效時,可以說讓它真正活了過來。這首歌背後有著各式各樣的軼聞、都市傳說和典故,光是這些就可以寫滿一整本書;但最重要的是,它以全新元素吸引了無數聽眾,在往後數十年間收錄在眾多影視作品的原聲帶中,至今仍是廣受歡迎的經典之作。「In the Air Tonight」中的厚重殘響源自倫敦 Townhouse Studio 的 Stone Room,並再次由 Hugh Padgham 操刀。這首歌透過鼓聲編曲與詭譎和弦,讓情緒張力堆積到令人幾近窒息的臨界點,再由柯林斯敲擊出那段大家都認得的過場鼓聲,讓人情不自禁跟著一同敲起節奏來!有趣的是,原始版本的整首歌是都有鼓聲的,因為唱片公司的高級主管聽完試聽帶後,覺得沒有節奏的音樂是賣不出去的。

不是每個人都有幸能在具備出色殘響音效的大型錄音室裡工作,不過,隨著微處理器等技術不斷進步,不久之後就能透過數碼方式操控殘響效果了。還有另一種趨勢是使用鼓機和音源,像是 Prince 和 Tears for Fears 等藝人就大量應用在作品中。現在,任何人都可以隨時隨地打造出彷彿廣闊空間內的殘響效果,完全不需要在特殊空間架設設備和麥克風,還能以各種不同方式操控殘響效果。其中一種就是改變成反向殘響效果。自然殘響的聲音在開始時會比較大聲,並以長尾音衰減,但透過數碼效果處理時,可以讓聲音在開始時較柔和,然後逐漸增強,最終以閘門效應切斷,這是無法透過自然錄音取得的結果。在 Prince 的「I Could Die 4 U」裡就能聽到這種效果,這首歌曲使用 Linn LM-1 鼓機對原聲鼓進行採樣,然後透過人工殘響和閘門處理音效。

一年後的 1982 年,柯林斯以「In the Air Tonight」一曲的音效點燃浪潮,讓往後十年的搖滾和流行樂界充斥著震撼鼓聲。這股風潮幾乎席捲了整個八零年代,直到樂手和歌迷們終於開始感到膩了;不過必須要說,許多傳世經典的流行和搖滾歌曲,都是在這個時期製作的,並且運用了 Gated Reverb 來達到出色音效,由此可見這項技術的影響之深遠。在 1982 年,John Mellencamp(當時他的名字還是 John Cougar)在他的歌曲「Jack and Diane」中大量採用這個效果。鼓手 Kenny Aronoff 不僅敲出史上最精采的一段鼓奏,還透過 Gated Reverb 效果將這首歌推向全新境界!

自此之後,這種例子就越發層出不窮了。Max Weinberg 在布魯斯·史普林斯汀(Bruce Springsteen) 的 Born in the USA 中的爆發式小鼓聲透過閘門處理稍微做了調整,但透過 EMT 板殘響器放大整個空間的聲音。門控殘響同樣出現在 Dire Straits 的「Money for Nothing」的鼓點開場,以及 Simple Minds 的「Don’t You (Forget About Me)」結尾的鼓點獨奏。還記得 Jeff Porcaro 在 Toto 的「Africa」中的美妙鼓聲嗎?沒錯,同樣也是閘門處理殘響。麥可傑克森的「Billy Jean」、瑪丹娜的「Like a Prayer」、Duran Duran 的「Hungry Like the Wolf」,甚至 Guns N' Roses 的「Paradise City」;只要稍微留心,就會發現八零年代確實充斥著 Gated Reverb 的重擊和快速衰減數位效果。

直到頹廢搖滾和獨立音樂開始崛起,樂手們才終於拋下八零年代的錄音效果,讓 Gated Reverb 效果逐漸退出潮流,幾乎消失無蹤。這些新時代樂手目標是回歸更自然的七零年代龐克與搖滾聲音,人工的巨大音效已退出流行。幾十年後,Gated Reverb 再次捲土重來,近幾年越來越熱門,尤其是在流行音樂中,Carly Rae Jepson、Lorde、Charlie XCX、HAIM、Drake 甚至是 Taylor Swift 等藝人都大量採用。如今,只要從網路上下載一個效果插件就能取得這種效果,這與柯林斯 當初錄製「In the Air Tonight」使用的石造大錄音室和錄音設備已不可同日而語。也許正是因為這個效果如此容易取得,加上大家對八零年代的懷舊情懷,才讓這個效果再次獲得青睞,但說不定,它會成為下一波創新和浪潮的催化劑。在那之前,我們只能拭目以待了!

尋找最近的授權零售商

立即尋找最近的 KEF 授權零售商,親身體驗 LS Wireless 系列的威力。

尋找最近的授權零售商
歡迎來到 myKEF

加入我們的 myKEF 社群

成為會員並解鎖獨家優惠和福利。

建立您的帳戶
您的購物車尚未放入任何商品
折扣後的價格將會顯示在購物車頁面上
您還沒有登入 myKEF 帳戶。登入建立帳戶以獲得完整的 KEF 體驗。
購物車 (0 品項)